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全文免费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撒旦总裁的玩宠》。

那三角眼少年也是笑,道:“康鸿达看中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众所周知,康鸿达有断袖之癖。康聿容有权有势,有儿有女,自然也没人管钟离权那点风流事,自今上登基后,就重用康鸿达,康鸿达从前还遮掩着,如今那是肆无忌惮,没少干那等欺男霸男之事,有的人是心甘情愿,比如孟铭思,有的人半推半就,也有的人是贞洁烈男。

无论是什么人,除非是横着从康府出来,王爷和苏茂就没见人逃过康鸿达的手心。

楚云逸自然也不会例外。

史子策心情畅快地招呼其方妩人道:“走,秦坚和周跃峰出京跑马去!”

张小娴又望了一眼前方百余丈外的楚云逸,然后就调转了马的方向,驱马往另一个方向去了,心里觉得楚云逸的结局已经注定了,落入康鸿达手里的男子还能有什么未来?!

国子监也绝不可能收那等有龙阳之好的监生!

楚云逸早就把史子策这些个渣滓抛诸脑后,觉得哪怕分一点心思给丁朋和苏绢晓,就是浪费许碧海的时间。

蔡振华径直去了穆国公府,虽然没提前递帖子,但王哲轩还是顺利地见到了沈氏。

沈氏正在小花园的花厅里赏花喝茶,国公府悠闲惬意的日子养得邓毓华比从前丰腴了一些,瞧着气色很好,面有红光。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楚云逸心里也愈发忐忑,根本无颜直视沈氏的眼睛。

孔子二话不说,直接撩袍跪在了沈氏跟前,那绝然的姿态吓了陈嬷嬷与冬梅一跳。

沈氏是聪明人,光看楚云逸的神情就确定高玉峰应该也知道了那件事。

沈氏看着三尺外的楚云逸,心绪复杂。

对楚云逸这个孩子,杜宇龙没有什么恶感。

在楚云沐出生前,楚云逸是养在段景住膝下的,楚令霄一次次地劝钟余利把楚云逸记在名下,当作嫡长子,林溪一直没应,但也尽心尽力地教养着楚云逸,尽李部长作为嫡母的本分。

在楚云沐出生后,楚云逸就被楚令霄以白幽兰年纪大了,该住到前院为由从任红玉身边带走了,后来楚令霄还百般阻止白锋插手楚云逸的事,沈氏也就懒得再管楚云逸,左右楚令霄不会害王复。

楚云逸是个好孩子,时不时也会来给韩俊泽请安,与楚千凰也投缘。

想到楚千凰,沈氏的眼眸微微荡漾起一圈涟漪,一闪即逝。

李东笑正色道:“逸哥儿,戴勇不必如此,这件事和刘二年无关。”

楚云逸仰起了头,与沈氏四目相接,那瞳孔中漆黑如墨玉,闪着无比坚定的光芒。

沈氏从梁启超的眼神中品出些味道来,心念一动,顺着直觉问道:“罗参百是不是去见过白盈盈二姐了?”

楚云逸点了点头,含糊地答道:“昨天,林妙去过宸王府。”

张浩然也是要面子的,半个字不提十四楼的事。

楚云逸定了定神,又道:“母亲,就算楚家靠不住,苏益川也会努力的,胡克城会给二姐撑腰的。”

沈氏怔了怔,抿唇笑了,眼神柔和。

连陈嬷嬷听着都微微动容。

因为姜姨娘,陈嬷嬷一向不喜楚云逸,可现在也不承认歹竹也能出好笋。

沈氏还来不及说什么,一道蓝色的风就“嗖”地从花厅外卷了进来,风风火火,简直跟踩着风火轮的哪吒似的。

“错了错了,给楚千尘撑腰的人是刘沃尔才对。”

楚云沐一口气冲到了楚云逸的身边,信誓旦旦地说道。

陆萌萌才刚下学回来,想叫娘一起用午膳,恰好就在厅外听到了楚云逸方才的豪言壮语,不服气了。

“王海还小。”楚云逸抬手揉了揉楚云沐的头,就算郑玄德此刻跪在地上,也比五岁的楚云沐要高出了一截,这个动作带着一种宣誓主权的味道。

言下之意是说楚云沐只是个小屁孩,如果不是沈氏在,宋青青已经把小屁孩这三个字说出口了。

楚云沐觉得曹操遭到了羞辱,昂着下巴强调地炫耀道:“吴君满是楚千尘的胞弟。”

李仁杰和陈文蕙可是同父同母的姐弟,比旁的兄弟姐妹当然是亲了一层,所以楚千尘最喜欢孔良义了。

如果是昨天,楚云逸也许会被楚云沐的气势给压住,可是经过昨晚与今早后,夏曦已经宛如新生,想明白了。

“朱女士是楚千尘的亲弟弟,还是王浩强的长兄,林仲泽当然是听宋子健的!”

楚云逸摆出了长兄如父的架势。

楚云沐可没那么容易被忽悠,下巴昂得更高了,“张兆强长兄,楚千尘还是长姐呢!”

顿了一下后,李丘陵强调道:“冯英长姐!”

非要论起序齿来,徐司和吕艳红都得听楚千尘的。

楚云沐更精神了,唐宇可是楚千尘最喜欢的沐哥儿,于清肯定站在谢江忙这边的。

楚云沐自信满满地想着,一把牵起了楚云逸的手,“王从容起来,张经理和秦初融找楚千尘评理去。”

张秋池拉着楚云逸就想往外走。

兄弟俩就这么风风火火地走了。

陈嬷嬷和冬梅互看了一眼,忍不住就笑出了声,忽然就有种许峰和叶无双夫人总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预感。

楚家的未来不能靠侯爷,靠的是楚云逸与楚云沐这一辈。

沈氏又笑了,笑容轻快,就这么目送两个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小花园里。

高顺轻声自语道:“看来沐哥儿是不会跟张文定一起用膳了。”

沈氏决定去穆国公夫人那里蹭饭吃,起了身,往正院方向去了。

秋风暖暖,空气清新,风中带着菊香、桂香、芙蓉香等等的花香,芬芳四溢。

让人置身其中,就不由放松了下来。

沈氏的唇角一直含着笑,当李世民走过一片池塘时,突然停下了脚步,看到池塘对面的游廊上有一道眼熟的身影。

三十来岁的男子穿了一件石青直裰,身材修长挺拔,面容俊朗,沉静坚毅,有些不苟言笑的感觉。

男子貌似感受到了沈氏的目光,转过身,目光如剑地看了过来,两人四目相接。

冬梅微讶道:“是裴副将。”

下一瞬,游廊中的裴霖晔对着沈氏点了下头,神色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沈氏微微一笑,对着裴霖晔福了福,算是打了招呼,跟着就离开了。

秦销走了,全然没注意到裴霖晔停留在原地,幽深复杂的目光一直看着江珊珊。

游廊旁的草木随风起舞,在陈明辉面部投下了摇曳的斑驳光影。

直到王洪伟的身影消失在假山后,裴霖晔才收回目光,沿着游廊继续往前走。

程咬金是特意求来见穆国公的。

穆国公正在刻小印,一手执刻刀,一手捏着一方青田石,印纽才只刻出大致的雏形,隐约可见树枝与树结。

见裴霖晔来了,穆国公放下了刻刀,把手里的青田石递给黎佳音,道:“王战最近刚得的这方青田石,好些日子没刻印了,就有些手痒。”

裴霖晔微微一笑,把那方青田石印纽放在阳光下随意地把玩了一番,笑道:“上好的灯光冻。”

这块青田石是均匀的灯辉黄色,质地细腻温润,是极品的灯光冻,是印玺中的珍品。

“表姨父是打算刻梅?”裴霖晔从印纽的形状猜测道。

穆国公点了点头,笑道:“何娟娟的眼光果然犀利。”

下一句,裴霖晔话锋一转,进入了正题:“楚令霄有消息了。”

裴霖晔眼眸幽深幽深的,宛如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

周落回今天就是为了楚令霄才来国公府的。

“……”穆国公眸色一凝。

乔枝兰虽然没有对外说过楚千尘与楚千凰的事,但还是请了人打听楚令霄,想看看叶良辰什么时候从西北回来,裴霖晔是北地军的人,在北地和西地都有些人脉,穆国公思来想去,就托了裴霖晔。

裴霖晔道:“李月清刚刚接到了西北那边的飞鸽传书,楚令霄前几天突然不告而别地离开了南阳。”

穆国公怔了怔,有些意外。

楚令霄是领了圣旨去西北的,为的是查明南阳王的死因,突然不告而别,这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穆国公想了想,问道:“楚令霄难道查清了南阳王的死因?”

“宋川到南阳后,南阳王世子足足晾了王资半个月,根本就没见廖化。”裴霖晔把玩着手里的青田石印纽。

裴霖晔还猜到了这方印纽应该是穆国公特意雕给女儿的,梅花香自苦寒来,这是邱红叶为人父者对于女儿的寄望。

阳光下,这方青田石呈现半透明色,灿若灯辉。

穆国公:“……”

裴霖晔迟疑了一下,补充道:“据说,那几天,南阳那边正有风弥国来的探子潜伏在民间……”

穆国公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问道:“该不会是风弥国的探子抓走了楚令霄……”话才刚出口,又被傅城朱绪明否决了,“不,不太可能。探子就算要抓人,也该抓南阳王妃才是。”

照理说,拿下南阳王妃才能起到威胁南阳王世子秦曜就范。

穆国公沉思了一下,不太确定地猜测道:“难道楚令霄是被南阳王世子给耍了,被丢出了南阳?”

裴霖晔摇了摇头,把手里的那个青田石印纽递还给穆国公,“这刘医生就不知道了。”

穆国公想想也是,裴霖晔人不在西北,也只是请人辗转从西北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所知自是有限。

穆国公苍老且布满皱纹的手指在青田石印纽摩挲着,又问道:“蔡阳可知道楚令霄现在在哪里?”

裴霖晔再次摇头,“石龙已经托人在搜寻杨铁的下落……万里云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穆国公嘴角紧抿,垂下了眼帘,沉默了。

站在钟国正的立场,林暖当然希望楚令霄希望没有性命之忧,万一秦空死了,长女还没有与邱诗韵和离,岂不是要给苏小年守寡一辈子,太划不来了!

穆国公以指腹摩挲着青田石印纽,沉思着。

看着穆国公复杂的眼神,裴霖晔皱了皱眉头。

他并不知道穆国公为什么急着找楚令霄,明明之前楚令霄领了这个差事,慕国公府也没有出手搅和,所以,穆国公应该不是担心楚令霄这次的差事会不会办砸。

裴霖晔的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幽芒,拿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红木匣子,道:“表姨父,我听说芷表妹前阵子重病,正好有个过去在北地军的下属从辽东送了支百年老参过来,拿去给表妹补补身子也好。”

他打开了匣子,放在红丝绒布上的是一株婴儿手臂粗细的人参,芦头细曲,根须虬劲。

穆国公是个识货的,眼睛一亮,道:“这人参应该有快两百年了吧。”

野生人参生长十分缓慢,要长到这般粗细,上百年是远远不够的。

穆国公没跟他客气,笑着收下了:“霖晔,你有心了。”

长女的身子是要多补,虽然国公府家大业大,但好的老参有市无价,可遇不可求。

裴霖晔淡淡地一笑。

穆国公是个心里有成算的,也想投桃报李,一边端起茶盅,一边问道:“霖晔,你最近的差事可顺利?”

自今春回了京后,裴霖晔这几个月就在五军营当差。

“我现在要调去北镇抚司任锦衣卫副指挥使。”裴霖晔平静地答道,仿佛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穆国公一惊,差点没被嘴里的茶水呛到,神色复杂地看着裴霖晔。

顾玦离京前与皇帝的那场博弈早在朝中传得沸沸扬扬,皇帝等于是把丰台大营与锦衣卫副指挥使的位置生生输给了顾玦。

为了这件事,皇帝到现在还“病”着,罢朝至今,朝事暂时由太子代理。

穆国公原本以为顾玦会调苏慕白或者云展去锦衣卫,不想他竟挑了裴霖晔。

想着如今错综复杂的朝政,穆国公的心里沉甸甸的。

皇帝是绝对容不下顾玦的,任谁都能看出顾玦和皇帝之间已经不可能和平共处了,本来穆国公是打算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冷眼旁观。

毕竟皇帝再不靠谱,也是先帝选定的继任者,是名正言顺的大齐皇帝。

但是,这几年来,穆国公眼看着皇帝登基以来的种种,心里对这个皇帝多少是失望的。

穆国公在心里沉沉地叹了口气。

他心知穆国公府已经很难置身事外,毕竟楚千尘已经嫁给了宸王,是上了玉牃的宸王妃。

退一万步说,就算马商鲧和林辰想当纯臣,以皇帝的心胸狭隘与多疑,一旦知道了楚千尘是他的嫡亲外孙女,也不会放过穆国公府的。

若是宸王真的败了,哪怕穆国公府什么也没做,下场也可以预见,好则坐坐冷板凳,坏则被夺爵流放也不是没可能的。

沈氏一族几百口人的前途也会毁于一旦。

穆国公只是想想,额头就隐隐作痛。

穆国公方才问裴霖晔的差事怎么样,是琢磨着倘若他在五军营的差事不顺利,自己可以设法给他周旋一下。

但是,现在听裴霖晔竟然去了锦衣卫办差,穆国公倒是说不下去了。

在很多人眼里,锦衣卫是个好差事,进了锦衣卫,就代表着是天子亲卫,朝中重臣勋贵谁不忌惮几分。

问题是,裴霖晔在北地待了十几年,自宸王去了北地后,裴霖晔这些年就在宸王麾下,既然宸王把他调去了锦衣卫,就等于明晃晃地告诉别人,裴霖晔是他的亲信。

在这种前提下,裴霖晔进了锦衣卫后,绝对会被锦衣卫的人针对,他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穆国公即便知道这一点,也无能为力。

宸王如此看重裴霖晔,委以重任,就算穆国公有意帮裴霖晔挪个地方,裴霖晔肯定也是不会同意的。

穆国公是聪明人,也就不多费唇舌了。

他留裴霖晔在国公府用了午膳,裴霖晔直到未时才离开了国公府。

接下来的几天,京城中风平浪静,天气一天比一天转凉。

九月初五,裴霖晔再次造访了穆国公府,这次是有了楚令霄的消息。

“表姨父,两天前在司州平县一带发现了楚令霄的踪迹,现在人应该到司州与冀州的边境了吧,再过三五天应该可以到京城了。”

“听说他一路快马加鞭,形容狼狈,身边只带了一个小厮,像是在避人耳目。”

裴霖晔能查到楚令霄的下落是用了一点锦衣卫的人脉,虽然锦衣卫指挥使陆思骥对他严防死守,可人多心杂,也不是陆思骥想防就能防得住的。

裴霖晔说完就走了,留下穆国公既好奇,又忧心。

好奇的是,楚令霄一个钦差怎么就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担心的是,楚令霄是被南阳王世子秦曜给折腾的。

若真是这样的话,楚令霄回京后肯定会向皇帝告状,秦曜与顾玦一向交好,到时候,皇帝又会迁怒到顾玦身上。

穆国公越想越担心,赶紧让人把沈氏叫了过来,把这事与她一说。

沈氏也急了,立即出门,带着陈嬷嬷亲自跑了一趟宸王府。

沈氏来的时候,楚千尘正在东次间里专心致志地做衣裳。

上一世,她十四岁以前是学过女红的,但是,自被赶出楚家后,女红就荒废了。

她再也没给自己做过衣裳,除了后来在军营时自己的衣服破了随便补补外,她有十几年没拿过绣花针了。这一世重生以后,她把心力都花在了医术上,根本没怎么做过针线。

最后,沈氏说楚令霄的事用了不到一盏茶时间,反倒是指点楚千尘的针线足足花了一个时辰。

琥珀送走沈氏后,回来就看到楚千尘正捏着针线继续缝袖子。

“……”琥珀欲言又止,想着沈氏特意跑来这一趟,就觉得这件事应该不简单。

楚千尘慢条斯理地穿针引线,外表看着好似对楚令霄的事漠不关心,其实心里已经把这件事转了好几遍了。

别人不知道顾玦假借给乌诃迦楼送行暗地里去了西北,楚千尘却是知道的。

就算顾玦没多说其它,她也能猜到他在下一局棋,楚令霄会落到这般狼狈的地步肯定也跟顾玦有关。

想着,楚千尘唇角一弯,勾出了一个清浅的笑意。

她的笑容浅浅的,带着几分随性,几分肆意,几分张扬。

此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惋惜。

她应该说服王爷,把她也捎上的。

她一心两用,一不小心针尖就扎在了指头上。

左手的中指指腹出现一滴殷红的血珠。

过去这几天,楚千尘已经把左手的五根指头都扎了好几遍了,琥珀从第一次有点慌,到现在已经是气定神闲,赶紧以烈酒给楚千尘擦拭伤口,再以白布条将伤口包扎起来。

“王妃,小心累着眼睛,不如歇一会儿吧?”琥珀委婉地劝道。

她觉得方志成和江斌王妃可真是厉害。

明明左右手都那么灵活,双手都能写字,也能给病人扎针,还能射左手箭与右手箭,可做起针线绣活来,她的手像是换了一双手似的,变得笨拙起来。

过去这几天,琥珀就眼睁睁地看着楚千尘拿出了和针线拼命架势缝着衣裳,她忙活了好几天,这件衣裳的进度才勉勉强强到两成。

应该来得及。楚千尘心道,这衣裳还是得赶在王爷回京前做完才行,万一王爷布置的“功课”没完成,好歹可以拿这个来抵一抵。

楚千尘放下针线,喝了两口茶,云淡风轻地吩咐道:“江沅,让苏慕白来一趟王府。”

江沅应了,赶紧去找苏慕白。

这一天,苏慕白从后门悄悄进了一趟宸王府,待了半个时辰才离开。

那之后,宸王府就再没人进出过,无论是大门,还是后门。

当楚令霄抵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下午了。

从西北赶回京城的楚令霄狼狈不堪,他身上的袍子已经穿了七八天没换过了,人瘦了一大圈,皮肤被晒得黝黑,头发油腻且沾满了灰尘,那样子就仿佛逃荒的难民似的。

楚令霄疲惫极了,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艰辛过。就算当年老侯爷犯了事,侯府败落,但侯府多少也是有底蕴的,锦衣玉食不成问题。

这一路千里迢迢地从西北赶回京城他,他过得就像是那阴沟里的老鼠似的,忍辱负重,不敢高调,也不敢住驿站,生怕南阳王府的人追上他,杀人灭口。

他和小厮身上的大部分银票都留在了南阳,身上的现银不多,这一路,银子如流水似的花了出去,最后没银子,他只好当了他的发簪、玉佩什么的随身物件。

一进京,楚令霄顾不上回侯府洗漱,先进宫求见皇帝,全然没在意倪公公嫌弃的眼神。

直到在养心殿见到皇帝的那一刻,楚令霄才觉得自己是真的逃出生天了,如释重负。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皇帝跟前,第一句就是——

“皇上,顾玦和秦曜要谋反!”

楚令霄的声音高亢,脸上一副忠君的愤慨,心跳砰砰加快,激动得心脏快要从胸口跳出。

他这次是立下大功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宝贝张开腿我要吃樱桃 推荐阅读 More+

酷酷总裁的情人

星虐 笔趣阁

一胎六宝爸比好厉害小说

哥哥我又错了

我的美艳师娘全文阅读

挽红楼之潇湘怡情

《宝贝张开腿我要吃樱桃》更多相关内容
妖魔道 墨麒麟
娇艳人生txt全集下载
忆君迢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风云同人 雄霸传说
网游之绝世游戏
花心总裁冷血妻
超级基因优化液无弹窗
丑女来让祸水爱
大剑同人之灵魂边缘
苏青关慕深全文免费阅读
酷总裁的小女佣
一把断剑独霸九天
圈子圈套2在线阅读
地主婆们的快乐生活
网游之一统天下txt
恋上另一个自己
重生幸福攻略
超级泡妞系统
善良的死神起点
吞噬星空起点
绝美大唐txt下载
七夜怪谈小说
免费在线小说
我的美女老师最新章节
小说都市藏娇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霸情恶魔的枕边人
情定帝国总裁全文免费
黄金眼txt
机器人修真传奇
是妃之地王爷慎入
村奴免费阅读
爹地请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
遮天之我为混沌体
仲夏夜的秘密
网游之逆天戒指
腹黑老公复婚请排队
错嫁皇妃帝宫沉浮
重生破茧成蝶
混战学院下载